<xs_正文标题> - 凯豪娱乐
2016-12-09 跨尘文学网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爱在左,情在右

10月12日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了辽宁省委书记李希的文章《把失责必问作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抓手》。  据微信公众号“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报道,李希在文中不下四次提到辽宁拉票贿选案和曾任辽宁省委书记的王珉,强调“从辽宁的情况看,政治生态的恶化乃至拉票贿选问题的发生,王珉作为时任省委书记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王珉  今年3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开幕的前一天,王珉的命运陡转转。  一位全国人大代表表示,当天上午8点,王珉还在辽宁省人大代表驻地餐厅吃早餐,神色如常。可两个小时后,中纪委于当天上午10时通报,王珉已被调查。  调查5个月后,中纪委于8月10日通报了调查结果,称王珉有公开妄议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等一系列问题。  李希在《把失责必问作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抓手》一文中,谈到了辽宁现今的形势,“当前,辽宁老工业基地振兴正处于滚石上山、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同时面临着修复和营造良好政治生态的艰巨任务”;同时也深刻分析了主政辽宁6年的王珉,给辽宁经济社会发展和政治生态造成的恶劣影响。  “王珉等人影响下,辽宁生成了一些‘政治毒瘤"  “有多大担当才能干多大事业,尽多大责任才会有多大成就”。  李希在文中写道:联系辽宁拉票贿选案,王珉、苏宏章、王阳、郑玉焯等人的严重违纪问题,对辽宁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严重影响不可低估,对辽宁政治生态和从政环境造成的严重破坏不可低估,对辽宁广大干部群众思想上的冲击和伤害不可低估。图为2013年王珉在参观博物馆时品尝人参产品。  自2009年11月至2015年5月,王珉一直担任辽宁省委书记。那么他对辽宁经济社会发展、政治生态,造成了什么样的不可低估的伤害呢?  先看辽宁的经济社会发展。  2009年王珉出任辽宁省委书记时,辽宁GDP增速达13.1%,在全国31个省区市中排在第9位。当时,在国家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政策影响下,辽宁乃至整个东北经济一度逆势上扬。王珉赴任辽宁时也曾表示,辽宁在东北三省中发展基础最雄厚。  不过,2015年5月,王珉卸任辽宁省委书记时,辽宁的GDP增速已经跌至31个省区市的倒数第一位。而且,这一下跌趋势并没有止住,去年全年,辽宁GDP增速仅为3%,仍居倒数第一;今年上半年,辽宁的GDP增速居然是负增长,仅为-1%。  经济持续下行固然有多方面原因,但曾任“班长”的王珉难辞其咎。中央政法委、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办的中国长安网,今年8月发表了一篇起底王珉的报道,其中提到:  在辽宁期间,王珉难脱惰政之嫌;周末经常去北京,或者回江苏。  再看辽宁的政治生态和从政环境。  上述起底王珉的报道还提到:一批来自南方的企业家时常出入王珉的家,和他打得火热,其中一家来自江苏的房地产企业,在沈阳、大连多地开发有高档楼盘。沈阳商界还盛传,王珉的女婿名下有多家企业。甚至在私生活方面,亦不乏各种小道消息。  李希也表示,在王珉等人的影响下,辽宁生成了一些“政治毒瘤”,“一个时期以来,辽宁一些领导干部肆无忌惮拉帮结派,全省上下不同程度存在‘小圈子’‘搞帮派’现象,拉票贿选、买官卖官、带病提拔、违规用人问题突出。”  “工作流于形式,甚至带头参与、放纵拉票贿选”  中纪委通报王珉的问题时称,王珉身为省委书记没有履行管党治党政治责任,未按照中央要求履行换届工作第一责任人的职责,对辽宁省有关选举发生拉票贿选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  辽宁拉票贿选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查处的第一起发生在省级层面、严重违反党纪国法、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和换届纪律、严重破坏党内选举制度和人大选举制度的重大案件。  据官方通报,在2013年1月辽宁省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过程中,有45名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以金钱或者其他财物拉票贿选,有523名辽宁省人大代表涉及此案。  李希在文中谈到了辽宁拉票贿选案与王珉的关联。  “辽宁拉票贿选案暴露出一个时期辽宁省委及部分党组织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等严重问题”,李希写到,“王珉作为第一责任人,不认真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下功夫抓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工作流于形式,甚至带头参与、放纵拉票贿选,导致省委领导核心作用严重弱化”。  李希的上述表态,透露了一个关键信息:王珉带头参与了拉票贿选案。  “贿选问题,与王珉等不讲政治不守规矩有直接关系”  李希在文中分析了辽宁拉票贿选案的原因:  辽宁发生拉票贿选严重问题,与王珉、苏宏章、王阳、郑玉焯等人对中央阳奉阴违,不讲政治、不守规矩有直接关系。  今年8月10日,中纪委通报王珉的问题时就提到:王珉“公开妄议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20多天后,辽宁省委在巡视“回头看”整改报告中也提到:王珉罔顾习近平总书记对辽宁提出的“讲诚信、懂规矩、守纪律”的政治要求,在个人政治期望没有实现后,消极堕落,甚至抵触中央,导致省委领导核心作用弱化。  可见,王珉对中央阳奉阴违、甚至抵触中央,源于“个人政治期望没有实现”。中国长安网刊发的起底王珉的报道,讲述了王珉“个人政治期望没有实现”这个过程。  王珉1994年由高校(曾任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校长)转入仕途后,一路顺风顺水。其主政苏州(2002年至2004年曾任苏州市委书记)期间,政绩表现获得了不少点赞,王珉由此还披上了“苏州经验”的光环。  不过,其携“苏州经验”来到吉林之后,“水土不服”,2005年是其正式主政吉林的第一年(时任吉林省长),当年上半年,吉林GDP增速跌到全国倒数第一。  一些吉林地方官员反映,主政吉林时王珉确有干事劲头,一些做法也很新派,可之前被众人寄予厚望的“懂经济”,有些纸上谈兵。“  王珉动辄就说苏州如何如何,却不知道,吉林的状况和苏州有天壤之别。硬把苏州的经验移植到东北,无异于橘生淮北则为枳。”  中国长安网的报道称,王珉在吉林想干事却没干成事。来到辽宁后,从原来的周末经常加班;变成周末经常离开辽宁“出差”,去北京或者回江苏,甚至有惰政之嫌。

王珉犯的一堆问题 新任辽宁省委书记李希说透了

王珉犯的一堆问题 新任辽宁省委书记李希说透了

10月12日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了辽宁省委书记李希的文章《把失责必问作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抓手》。  据微信公众号“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报道,李希在文中不下四次提到辽宁拉票贿选案和曾任辽宁省委书记的王珉,强调“从辽宁的情况看,政治生态的恶化乃至拉票贿选问题的发生,王珉作为时任省委书记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王珉  今年3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开幕的前一天,王珉的命运陡转转。  一位全国人大代表表示,当天上午8点,王珉还在辽宁省人大代表驻地餐厅吃早餐,神色如常。可两个小时后,中纪委于当天上午10时通报,王珉已被调查。  调查5个月后,中纪委于8月10日通报了调查结果,称王珉有公开妄议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等一系列问题。  李希在《把失责必问作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抓手》一文中,谈到了辽宁现今的形势,“当前,辽宁老工业基地振兴正处于滚石上山、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同时面临着修复和营造良好政治生态的艰巨任务”;同时也深刻分析了主政辽宁6年的王珉,给辽宁经济社会发展和政治生态造成的恶劣影响。  “王珉等人影响下,辽宁生成了一些‘政治毒瘤"  “有多大担当才能干多大事业,尽多大责任才会有多大成就”。  李希在文中写道:联系辽宁拉票贿选案,王珉、苏宏章、王阳、郑玉焯等人的严重违纪问题,对辽宁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严重影响不可低估,对辽宁政治生态和从政环境造成的严重破坏不可低估,对辽宁广大干部群众思想上的冲击和伤害不可低估。图为2013年王珉在参观博物馆时品尝人参产品。  自2009年11月至2015年5月,王珉一直担任辽宁省委书记。那么他对辽宁经济社会发展、政治生态,造成了什么样的不可低估的伤害呢?  先看辽宁的经济社会发展。  2009年王珉出任辽宁省委书记时,辽宁GDP增速达13.1%,在全国31个省区市中排在第9位。当时,在国家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政策影响下,辽宁乃至整个东北经济一度逆势上扬。王珉赴任辽宁时也曾表示,辽宁在东北三省中发展基础最雄厚。  不过,2015年5月,王珉卸任辽宁省委书记时,辽宁的GDP增速已经跌至31个省区市的倒数第一位。而且,这一下跌趋势并没有止住,去年全年,辽宁GDP增速仅为3%,仍居倒数第一;今年上半年,辽宁的GDP增速居然是负增长,仅为-1%。  经济持续下行固然有多方面原因,但曾任“班长”的王珉难辞其咎。中央政法委、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办的中国长安网,今年8月发表了一篇起底王珉的报道,其中提到:  在辽宁期间,王珉难脱惰政之嫌;周末经常去北京,或者回江苏。  再看辽宁的政治生态和从政环境。  上述起底王珉的报道还提到:一批来自南方的企业家时常出入王珉的家,和他打得火热,其中一家来自江苏的房地产企业,在沈阳、大连多地开发有高档楼盘。沈阳商界还盛传,王珉的女婿名下有多家企业。甚至在私生活方面,亦不乏各种小道消息。  李希也表示,在王珉等人的影响下,辽宁生成了一些“政治毒瘤”,“一个时期以来,辽宁一些领导干部肆无忌惮拉帮结派,全省上下不同程度存在‘小圈子’‘搞帮派’现象,拉票贿选、买官卖官、带病提拔、违规用人问题突出。”  “工作流于形式,甚至带头参与、放纵拉票贿选”  中纪委通报王珉的问题时称,王珉身为省委书记没有履行管党治党政治责任,未按照中央要求履行换届工作第一责任人的职责,对辽宁省有关选举发生拉票贿选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  辽宁拉票贿选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查处的第一起发生在省级层面、严重违反党纪国法、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和换届纪律、严重破坏党内选举制度和人大选举制度的重大案件。  据官方通报,在2013年1月辽宁省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过程中,有45名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以金钱或者其他财物拉票贿选,有523名辽宁省人大代表涉及此案。  李希在文中谈到了辽宁拉票贿选案与王珉的关联。  “辽宁拉票贿选案暴露出一个时期辽宁省委及部分党组织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等严重问题”,李希写到,“王珉作为第一责任人,不认真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下功夫抓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工作流于形式,甚至带头参与、放纵拉票贿选,导致省委领导核心作用严重弱化”。  李希的上述表态,透露了一个关键信息:王珉带头参与了拉票贿选案。  “贿选问题,与王珉等不讲政治不守规矩有直接关系”  李希在文中分析了辽宁拉票贿选案的原因:  辽宁发生拉票贿选严重问题,与王珉、苏宏章、王阳、郑玉焯等人对中央阳奉阴违,不讲政治、不守规矩有直接关系。  今年8月10日,中纪委通报王珉的问题时就提到:王珉“公开妄议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20多天后,辽宁省委在巡视“回头看”整改报告中也提到:王珉罔顾习近平总书记对辽宁提出的“讲诚信、懂规矩、守纪律”的政治要求,在个人政治期望没有实现后,消极堕落,甚至抵触中央,导致省委领导核心作用弱化。  可见,王珉对中央阳奉阴违、甚至抵触中央,源于“个人政治期望没有实现”。中国长安网刊发的起底王珉的报道,讲述了王珉“个人政治期望没有实现”这个过程。  王珉1994年由高校(曾任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校长)转入仕途后,一路顺风顺水。其主政苏州(2002年至2004年曾任苏州市委书记)期间,政绩表现获得了不少点赞,王珉由此还披上了“苏州经验”的光环。  不过,其携“苏州经验”来到吉林之后,“水土不服”,2005年是其正式主政吉林的第一年(时任吉林省长),当年上半年,吉林GDP增速跌到全国倒数第一。  一些吉林地方官员反映,主政吉林时王珉确有干事劲头,一些做法也很新派,可之前被众人寄予厚望的“懂经济”,有些纸上谈兵。“  王珉动辄就说苏州如何如何,却不知道,吉林的状况和苏州有天壤之别。硬把苏州的经验移植到东北,无异于橘生淮北则为枳。”  中国长安网的报道称,王珉在吉林想干事却没干成事。来到辽宁后,从原来的周末经常加班;变成周末经常离开辽宁“出差”,去北京或者回江苏,甚至有惰政之嫌。

10月12日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了辽宁省委书记李希的文章《把失责必问作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抓手》。  据微信公众号“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报道,李希在文中不下四次提到辽宁拉票贿选案和曾任辽宁省委书记的王珉,强调“从辽宁的情况看,政治生态的恶化乃至拉票贿选问题的发生,王珉作为时任省委书记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王珉  今年3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开幕的前一天,王珉的命运陡转转。  一位全国人大代表表示,当天上午8点,王珉还在辽宁省人大代表驻地餐厅吃早餐,神色如常。可两个小时后,中纪委于当天上午10时通报,王珉已被调查。  调查5个月后,中纪委于8月10日通报了调查结果,称王珉有公开妄议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等一系列问题。  李希在《把失责必问作为全面从严治党重要抓手》一文中,谈到了辽宁现今的形势,“当前,辽宁老工业基地振兴正处于滚石上山、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同时面临着修复和营造良好政治生态的艰巨任务”;同时也深刻分析了主政辽宁6年的王珉,给辽宁经济社会发展和政治生态造成的恶劣影响。  “王珉等人影响下,辽宁生成了一些‘政治毒瘤"  “有多大担当才能干多大事业,尽多大责任才会有多大成就”。  李希在文中写道:联系辽宁拉票贿选案,王珉、苏宏章、王阳、郑玉焯等人的严重违纪问题,对辽宁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严重影响不可低估,对辽宁政治生态和从政环境造成的严重破坏不可低估,对辽宁广大干部群众思想上的冲击和伤害不可低估。图为2013年王珉在参观博物馆时品尝人参产品。  自2009年11月至2015年5月,王珉一直担任辽宁省委书记。那么他对辽宁经济社会发展、政治生态,造成了什么样的不可低估的伤害呢?  先看辽宁的经济社会发展。  2009年王珉出任辽宁省委书记时,辽宁GDP增速达13.1%,在全国31个省区市中排在第9位。当时,在国家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政策影响下,辽宁乃至整个东北经济一度逆势上扬。王珉赴任辽宁时也曾表示,辽宁在东北三省中发展基础最雄厚。  不过,2015年5月,王珉卸任辽宁省委书记时,辽宁的GDP增速已经跌至31个省区市的倒数第一位。而且,这一下跌趋势并没有止住,去年全年,辽宁GDP增速仅为3%,仍居倒数第一;今年上半年,辽宁的GDP增速居然是负增长,仅为-1%。  经济持续下行固然有多方面原因,但曾任“班长”的王珉难辞其咎。中央政法委、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办的中国长安网,今年8月发表了一篇起底王珉的报道,其中提到:  在辽宁期间,王珉难脱惰政之嫌;周末经常去北京,或者回江苏。  再看辽宁的政治生态和从政环境。  上述起底王珉的报道还提到:一批来自南方的企业家时常出入王珉的家,和他打得火热,其中一家来自江苏的房地产企业,在沈阳、大连多地开发有高档楼盘。沈阳商界还盛传,王珉的女婿名下有多家企业。甚至在私生活方面,亦不乏各种小道消息。  李希也表示,在王珉等人的影响下,辽宁生成了一些“政治毒瘤”,“一个时期以来,辽宁一些领导干部肆无忌惮拉帮结派,全省上下不同程度存在‘小圈子’‘搞帮派’现象,拉票贿选、买官卖官、带病提拔、违规用人问题突出。”  “工作流于形式,甚至带头参与、放纵拉票贿选”  中纪委通报王珉的问题时称,王珉身为省委书记没有履行管党治党政治责任,未按照中央要求履行换届工作第一责任人的职责,对辽宁省有关选举发生拉票贿选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  辽宁拉票贿选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查处的第一起发生在省级层面、严重违反党纪国法、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和换届纪律、严重破坏党内选举制度和人大选举制度的重大案件。  据官方通报,在2013年1月辽宁省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过程中,有45名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以金钱或者其他财物拉票贿选,有523名辽宁省人大代表涉及此案。  李希在文中谈到了辽宁拉票贿选案与王珉的关联。  “辽宁拉票贿选案暴露出一个时期辽宁省委及部分党组织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等严重问题”,李希写到,“王珉作为第一责任人,不认真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下功夫抓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工作流于形式,甚至带头参与、放纵拉票贿选,导致省委领导核心作用严重弱化”。  李希的上述表态,透露了一个关键信息:王珉带头参与了拉票贿选案。  “贿选问题,与王珉等不讲政治不守规矩有直接关系”  李希在文中分析了辽宁拉票贿选案的原因:  辽宁发生拉票贿选严重问题,与王珉、苏宏章、王阳、郑玉焯等人对中央阳奉阴违,不讲政治、不守规矩有直接关系。  今年8月10日,中纪委通报王珉的问题时就提到:王珉“公开妄议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20多天后,辽宁省委在巡视“回头看”整改报告中也提到:王珉罔顾习近平总书记对辽宁提出的“讲诚信、懂规矩、守纪律”的政治要求,在个人政治期望没有实现后,消极堕落,甚至抵触中央,导致省委领导核心作用弱化。  可见,王珉对中央阳奉阴违、甚至抵触中央,源于“个人政治期望没有实现”。中国长安网刊发的起底王珉的报道,讲述了王珉“个人政治期望没有实现”这个过程。  王珉1994年由高校(曾任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校长)转入仕途后,一路顺风顺水。其主政苏州(2002年至2004年曾任苏州市委书记)期间,政绩表现获得了不少点赞,王珉由此还披上了“苏州经验”的光环。  不过,其携“苏州经验”来到吉林之后,“水土不服”,2005年是其正式主政吉林的第一年(时任吉林省长),当年上半年,吉林GDP增速跌到全国倒数第一。  一些吉林地方官员反映,主政吉林时王珉确有干事劲头,一些做法也很新派,可之前被众人寄予厚望的“懂经济”,有些纸上谈兵。“  王珉动辄就说苏州如何如何,却不知道,吉林的状况和苏州有天壤之别。硬把苏州的经验移植到东北,无异于橘生淮北则为枳。”  中国长安网的报道称,王珉在吉林想干事却没干成事。来到辽宁后,从原来的周末经常加班;变成周末经常离开辽宁“出差”,去北京或者回江苏,甚至有惰政之嫌。

王珉犯的一堆问题 新任辽宁省委书记李希说透了

王珉犯的一堆问题 新任辽宁省委书记李希说透了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